黑泽明:太阳伞吹翻时大家都哭了,这就是堪称为电影的地方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6-01 06:58:57



黑泽明


“ 我拍的场景大家看的时候都哭了,究竟为什么要哭,我解释不来。总而言之,这就是电影,并没有刻意做过什么。但是一切又需要巨细靡遗地做准备,我让《七武士》中的农民把衣服带回家穿,如此便知道哪些位置会脏,然后用轻石磨旧,或者抛光,大家都十分出力,然后衣服便会很合身。”


堪称为电影的东西


首先,最重要是在小说里的某个片段里,有能拍成电影的东西。在《八月狂想曲》的结尾,雨中追逐婆婆一场,大家想去救她,我觉得这场很好,我想这拍成电影的话,效果绝对不错,便很感兴趣。在原著中是这样写的,“拐弯处,我身处遥远黑暗的田间,几乎是黑夜般黑暗的田里,我看见白色的东西在飘便停下来,凝望后发现白色的东西下是个人,我猜想是一个老妇,头戴白布的老妇正赶路回家,完全不打算走过来。”但是电影与原著有点出入,原著有关白布的描叙,没有在电影中出现,却换上太阳伞。


太阳伞吹翻时,大家都哭了。究竟为什么要哭,我解释不来。总而言之,这就是电影,就是堪称为电影的地方,并没有刻意做过什么。那已经是电影了。每次我创作电影时,总会有几处能构成电影的地方,从未觉得整部作品都堪称为电影。我能分辨出来哪部分堪称为电影。当我拍了一场戏,剪接的时候会感动得发抖,一部电影从头到尾都堪称为电影便是最理想了。


《红胡须》 剧照


当我拍电影时,我不喜欢由主题开始说明,然后按部就班拍摄,因为总有些微妙的感情是无法说明的。我要大家接受它本来的模样。如果我把主题说出,便会局限了电影的发展,感情会有起伏,我想在拍摄中自然流露出来。

能拍成电影的东西并非发掘出来,是自然而生的。对某事物有强烈感觉,觉得能拍成很好的场面,或者感到堪称为电影,便成为原动力,促成电影的拍摄。我讨厌有主题,我所做的只是寻找堪称为电影的东西。


《罗生门》 (1950)


脚    本


黑泽明的老师山本嘉次郎说,要做导演先要写剧本。了解到剧本的重要性,他便拼命地写剧本。他不拘泥剧本格式,有时会直接开始写第一场,这是黑泽明独特的大胆写法。对他来说,剧本是有生命力的。“当我写剧本时,角色便会出来,然后我便能流畅地写,十分快速。”


要有新作品诞生,便要考虑做未描写过的题材,应该着重考虑人物而非故事。事实上,至今的日本电影只会描写低下阶层的小市民,未曾描写过智者、科学家、艺术家、政治家以至劳动人民。我们实在需要尝试描写这些人物。很多人投诉故事沉闷,但如果能塑造成好角色,他身边的故事便自然会有趣。即便以故事为本的思考方法,不写好人物也会变得沉闷。 

好剧本给予工作人员勇气,去克服几乎不可能的拍摄条件,好剧本让人发挥最大潜能。

《八月狂想曲》 剧照


手绘分镜


来到拍摄场地,黑泽明往往由绘画分镜开始,绘画出新的影象,他的画既大幅又大胆。


透过绘画分镜,一切要具体化才能画成国画。然后给工作人员看便明白了。手绘分镜需要不断修改,因为电影是有生命的,即便在拍摄空挡,一旦有新念头便毫不犹豫写下来,连对白也写下来,试着念出,令影象效果更强。(很多人都知道,黑泽明青年时的志愿是当画家,《乱》的手绘分镜洋溢丰富色彩,电影要求魔术般的色彩美。)

手绘分镜同时也令自己的想法更具体,例如是什么样的房子,要放什么东西,要穿什么衣服,除了指导演出外,也是一种锻炼。太刻意要画好图画会弄巧成拙,只要专心画好电影影象,自然便会构成有趣的图画。


《乱》 (1985)


摄     影


依照我的设想去拍,我反而不高兴,我会彻底地再思考,当然我事先会计划好。随着拍摄工作人员会有新想法,演员的演出也带来影响,当然电影的主旨不会改变,如此不断加入新元素。例如发现有趣的灯光便会采用,或有特别的摄影角度也会更改。(黑泽明经常同时使用多部摄影机,有时多达八部,演员不知谁在拍自己,谁在拍近镜,惟有用全身演戏,用一部摄影机拍全景,用最远的望远摄影机拍大特写,由远处拍摄,演员用全身演戏,便可引出最自然演技。)

首要拍好应该拍的东西,若被拍的对象不好便怎也拍不好,要令拍摄对象耐看是十分困难。


《罗生门》 剧照


服     


他们喜欢整齐,于是马上梳理好头发,我会叫他们不要管,要自然一点,现实生活中谁会不断梳头,他们老是这样,我的工作人员,经常有超过导演要求的表现,应该说是更大胆,服装组正是如此。追求比起初想象更好的东西,一旦出现更好的想法,便马上放下自己的,单纯地将新的据为己有。有些意念是从旧记忆中复苏。为重现战国时代,想借用古代盔甲,却都是重要文物。不外借拍摄用,因此根据时证,重新仿制,那么重点便不是要忠于时代,而是要色彩与机能配合该电影。(这时黑泽便会变成设计师身份,对他来说这也是导演的工作。正如他所说:“要假设连内衣也有可能被看见,巨细无遗地做周详准备。”)

另外,服装要有真实感,古代人物不会穿现代和服,农民也不会常穿新衣。在《七武士》中的农民我要他们把衣服带回家穿,如此便知道哪些位置会脏,然后用轻石磨旧,或者抛光,大家都十分出力,然后衣服便会很合身。我绝对不会让他们穿全新的衣服,大部分服装都是这样制作的。


《乱》 剧照


美     术

 

有关电影美术,黑泽明电影组美术指导村木说,日本的所谓电影美术,其实深受歌舞伎影响,分类大道具与小道具因场合而变,十分麻烦。例如树上的假花是大道具,手执的假花是小道具,奔走的马是小道具,沙尘是大道具,制造火灾效果的是小道具,被焚烧的城堡是大道具,总之很复杂。


让我们谈论电影布景与美术。在拍《红胡须》的时候,有一天去到拍摄景地,发现窗边排开一列水杯,我不明所以,打开茶杯来看,全部都有茶,原来他们想弄茶渍,他们连拍不到的小道具也下功夫。拍不到的地方就不努力的话,那么拍得到的地方也不会做得好。通常我们会先做好“布景”,其实我不喜欢叫它做“布景”,对我来说那是婆婆的住处,包括她的兄弟和丈夫,为了要做到那种感觉,像一直有人起居饮食的地方,花了很长时间每天都到场地去,最初,我会想古装片会有什么,应该只有古代的东西,正如现代人饮汽水,便会有汽水罐,美指却摆放得像陈列一样,例如把簸箕摊开来让人看,这是不行的。我不是要陈列他们,要像真正在家里使用和放置一般,不过谈何容易,他们总是在陈列。


 布景做不好,戏便演不好,再努力演也难以突破。但是如果布景好到连污垢也像真,在真实的气氛下,演员定能突破。


《红胡须》 赤ひげ (1965)


剪     接


剪接是最了解电影的时候,所以很有趣,冲洗好毛片,便即是加班剪接,在三小时内便完成,因此,我们每次只需要剪最新的毛片,一面拍一面剪的好处是一旦堆积起来便很难整理,如果每天清理的话,便能在记忆犹新时剪接,从而检讨不足之处加以改善,还有我使用的拍摄方法,用二、三部摄影机多角度拍摄,工作人员不知道完成后会如何,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剪接好后马上给他们看,他们明白了之后工作会更畅顺。(对黑泽明来说拍好菲林只是剪接用的材料。他从未用过剪接师帮他剪接,他很喜欢剪接,认为很有趣,使用多部摄影机、手绘分镜,都是为了剪接而做的工序,如果时间许可,他会马上剪接给工作人员看,即使最难明的场面,看了剪接效果便恍然大悟,理解为何拍一场戏要这么久,透过剪接来统率各人员,也是黑泽明的导演技巧之一。)

我很快的,也许是全世界最快的。我很笨拙,只有剪接除外,你看这里,菲林堆积起来,在菲林堆里,我很自如地工作。

《八月狂想曲》闪电那场中,村濑她始终是舞台演员,演得太过有板有眼,不是我要的,不用担心跪下或摔倒,只要尽力用白色东西包住孩子,怎么也做不到,我说不要紧,决定用剪接补救,我们用跳格剪接。

剪接最重要的是,排除主观,不论多辛苦拍来的镜头,如果观众难以明白的话,都要剪掉,有些导演是明白这道理,却难以实行。

只忠于导演意念是否正确剪接法?每一个片段都有其现实,首先要聆听片段的呼唤,才开始剪接。


《七武士》 剧照


音     乐


电影好比音乐与影象的乘数,有时好像同音般和谐,有时像对位法般对比效果更佳。所以有些场面,音乐只是部分,因此更能融入影象,合而为一。有时音乐太完整反而成为了障碍,电影音乐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会遇上很多问题。音乐家之间,都不希望所作的音乐被修改。早坂却很了解电影音乐的性质,即是电影音乐不同于音乐。《七武士》,平八死后,菊千代哭了,然后跑上屋顶插上平八的旗,旗帜被风吹响,那里管弦乐奏起“武士的主题曲”。我对早坂说,这里用管弦乐奏起“武士的主题曲”太早了。倒不如用小号吧,用三、四枝小号左右。背后还要加上风声,他很赞同我的意见,我想小号加上回音更好。集六位小号手,半夜到东宝录音室,声音响彻整个录音室,在早坂不断说“不”下录到天亮。最后我们采用了。翌日却被投诉扰人清梦。电影便是这样的了,作为音乐便会有点奇怪。

话剧里有很多人性化的东西,它与音乐之间有着奇怪而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以音乐先行,便会丧失很多人性化的东西。

一个女人哭,原因可以很多种,当加入音乐,悲伤便用来演绎音乐,我不喜欢观众只听对白不思考。

《八月狂想曲》 八月の狂詩曲 (1991)


导     演


其实我的想法并不复杂,极自然的,像我的人生,也是很自然的,我经常说“顺其自然”,由演技至一切事都要顺其自然,能够做到这样的便可以不执着,有时候如果演员有自己的想法,而我认为不错的话,我会接受,就算我从未这么想过。当然不可以离题。


导演是可以教出来的吗?非常困难,开电影学校也有问题,办电影学校当然是好事,可以教授基本知识,可是,天分是教不出来的,而“电影是什么?”本身也是个难题,不明白电影的便不会明白,我也不懂抽象地说明电影是什么?


拍不成电影可以写剧本。做导演和写剧本当然不一样,画分镜就更不同,导演的语言不是文字而是活人。


来源:导演帮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