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图美色】喀纳斯,掀起新疆美景的盖头来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4-23 12:08:00


闺蜜罗丝是个傻子!

她特想到新疆喀纳斯旅游,但工作忙抽不出时间,竟自掏腰包4500大元,替我们母女和她的女儿报了个旅游团,替她圆梦。这梦还有请别人替圆的吗?

她将我们送上旅游大巴时,傻笑着说:“回来告诉我喀纳斯湖里到底有没有水怪。”“行,我尽力解开这个世界之谜。”我一脸坏笑。

罗丝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不见。可她的傻笑有种魔力,时而轻柔地飘在耳际,时而狂野强劲,如大巴车外的戈壁狂沙,直往心里钻,最后竟跳跃成一曲西部天籁。

——引子



  ●文/图 笑笑寨主


喀纳斯:美丽富饶,神秘莫测


“喀纳斯”的蒙语意思为“美丽富饶,神秘莫测”,有神的后花园的美誉。

谁都想抡圆了活一次,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为省钱,有驴友穷游。导游在强调“跟住团队”时,讲了这么件事:一香港客一路穷游至喀纳斯,进入景区几天后失联了。他的家人报了警,后来搜救队在熊洞旁找到了他的骸骨,五脏六腑都被掏空。

当人类与野生动物一对一地对峙时,一场惨烈的肉搏战势必上演,谁赢还真说不准。想过几天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日子,切换成另一种生存方式,安全是第一位的。

导游说,喀纳斯景区不仅有棕熊还有白熊。至于白熊是棕熊的变种还是北极熊的近亲,没有定论,是喀纳斯的又一未解之谜。



不死胡杨


当大巴车途经百里油田克拉玛依时,通过车窗可以看到许多磕头机和风力发电机,风景独特。中午在白碱滩用餐,十个人八道菜。仔细搜寻,眼尖者竟在菜里觅到了肉丁,立即夹起来示众,满座皆笑。席间,能歌善舞的维吾尔族姑娘翩翩起舞,秀色可餐。此处当浮一大白,只是无酒。

饭后去了乌尔禾原始胡杨林。在戈壁狂沙中,有的胡杨依旧郁郁葱葱,有的胡杨一半干枯了,另一半却螺旋着向上生长。生命力最顽强的当属树根祼露的那棵,你见到秃得掉渣儿的树干,一定以为它死透了,其实不然,离它两三米处,有一簇嫩嫩的幼苗正在茁壮成长,那是它的孩子。它的根系还活着,并且孕育了下一代,奇迹!

在胡杨树面前,所有困难都不叫困难。



宝石滩与武侠梦


如偶遇一位世外高人,见我骨骼清奇,授以武功秘籍及藏宝图,是否我这一生就会佩剑而行,行侠仗义的同时顺便寻宝,大发意外之财,先实现小目标一个亿?

大巴车穿过胡杨林,到达了宝石滩。就把这里当作藏宝图的所在吧!导游说有缘人也许会找到一枚价值连城的宝石,实现人生奇遇。

野外拣石,是许多新疆人的爱好。两个女孩儿也很欢喜,蹦蹦跳跳地向宝石滩深处跑去。宝石滩有各色石头,透明的半透明的,圆的扁的,让人看花了眼。风很大,一会儿吹掉了她们的帽子,一会儿吹乱了她们的头发,她们依旧东翻西找,痴迷于寻宝。

同一个旅游团的Kim是个热心肠,屡次帮助女孩儿们追回了被风吹跑的帽子,也就此加入了我们的小团队。四个人,取经正合适!

喀纳斯之游结束后,我把女孩儿们拣的石头装在透明的观赏瓶里,摆在显眼处随时欣赏。谁能知道,那里藏着我的武侠梦?



布尔津的狗鱼贼好吃


晚上到达五彩滩,本应是晚霞飞红的时候,天空却飘起了细雨,无法观景,导游决定直接去布尔津。吃罢旅游团的素菜素饭,我们四人决定去布尔津的夜市打打牙祭。

我提醒道:“吃夜市可要小心,别吃坏了肚子,四处找厕所。”

我们决定少吃点儿。小狗鱼30元/条,大家只品尝了一小口,不禁都瞪圆了眼睛,异口同声地喊:“好吃!”那就再点个大的,60元/条,又是一番风卷残云。其它的烧烤也都很味美。不知不觉吃撑了,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感叹着小猪生活的美好,几百块大洋也嗖嗖地飞走了。Kim付的款,微信扫码就是快,抢不过他,嘿嘿!

狗鱼,即黑斑狗鱼,是一种寿命很长的淡水鱼,夜市西边的额尔齐斯河就是它的原产地。吃正宗的狗鱼,多花点儿银子也是值得的。


额尔齐斯河是个反对钩


额尔齐斯河是仅次于伊犁河的新疆第二大河,发源于阿尔泰山南坡,是中国唯一一条由东向西流的河流,最后注入北冰洋,其形状为反对钩。

克拉玛依市九龙潭景区九条龙嘴里喷出的水就源自额尔齐斯河,因为有了额尔齐斯河的滋养,才有了日新月异的油城。

吃过夜市,徜徉在额尔齐斯河岸边,看着远处桥上两道明亮的灯线,愉悦和希望隐隐地升腾。只要有亮光,夜就不黑。

布尔津是有着浓郁俄罗斯风情的小城,街道上有巨大的套娃点缀,漫步其间,像走在异域的童话世界中。

我“下榻”的宾馆倒不甚美妙,墙上有一小片血污,张爱玲《红玫瑰白玫瑰》里的台词便飘入脑际: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玫瑰就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玫瑰还是床前明月光……顿时,许多爱恨情仇的故事在脑子里翻腾,竟一夜未眠。


草原石人千年等一回


第二天,大巴车早早就出发了,早饭是一个馒头一个蛋,外加一小袋榨菜。到了阿贡盖提草原石人区,每人需要另外花198元买门票才可以进去。有人就不去了,选择待在车里等候。心里暗暗替他们遗憾,若后悔了,再专程来一趟,成本更大,更不划算。我毫不犹豫地买票入内。千金散尽还复来,李白的理财观气势磅礴。

和喀纳斯一样,阿贡盖提也是蒙古语,指“阳光普照的地方”。这里收集了散落在周边各处的石人共17座,它们或蹲或站,或睁着眼睛或张着嘴巴,有的持杯握剑,有的手握镰刀,每个石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原型,都有一个故事。最早的石人大概在隋唐前后,已站立了一千余年。

我们见到它们,就仿佛赴了它们“千年等一回”的约会,不虚此行。舍得舍得,先舍才能有得,何况,后面还有更精彩的节目。


哈萨克族上演姑娘追


阿贡盖提草原的毡房里,居住着马背上的民族——哈萨克族。这个民族热情奔放,能歌善舞。一番劲歌热舞过后,哈萨克族的青年男女为我们表演了姑娘追、抢羊、马技等。

“姑娘追”是哈萨克族谈情说爱、选择配偶的一种游戏方式。向目标进发时,任何戏谑的话小伙子都可以讲,姑娘即便羞红了脸也要听。回程则不同,姑娘可以用马鞭抽小伙子,小伙子不能反抗,往往一个玩命跑一个拼命追,场面热烈。若姑娘相中了小伙子,那落下的马鞭也会情意绵绵,令人想起王洛宾的《在那遥远的地方》: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可能是见我拍照拍得认真,“抢羊”过后,一名高大的骑手特意骑到我身旁,说了声“扎西德勒”。刚想回一句客气话,骑手已经跑远了。

之后,我们还欣赏了惊险刺激的走钢丝表演。

往回走时,我们四人走得最迟。有位景区工作人员拿着个小花帽问是不是我们丢的,正是!两个女孩儿在与哈萨克族同胞跳舞时丢掉的。工作人员说:“几乎问遍了所有人。”我们心头一热。


扎西德勒!


禾木遇雨


游览过阿贡盖提草原石人区,大巴车沿盘山公路蜿蜒而上,到达贾登峪吃午饭。吃到了带蚊子的馒头,拍照留念。

下午去禾木游玩,遇雨。临时买了4件雨衣,20元每件。再往前,走到一个亭子,同样的雨衣15元。刚才买赔了?那再买一件找个心里平衡,用它将随身携带的包包包严,重要证件可不能淋湿了。

雨很大,即便穿着雨衣,裤子和鞋子也都湿透了,骨折过的腿脚略显沉重。女孩儿们撅着嘴说:“老板,再有把伞就更好了。”我说:“我不会再给你们买伞了,我能走你们就能走,跟住我。”

两个女孩儿还是掉队了,我扭头寻找。发现她们各自认识了一个新朋友,恰巧那位新朋友手里有伞,她们在伞下有说有笑。我看呆了,又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智商和情商。我应该学会相信孩子们,学会放手。

雨中的禾木,云雾蒸腾,仙气十足。难怪禾木有“神的自留地”的美誉。真想洋洋洒洒,专为禾木写篇文章。想来想去,还是留白为好,至美是写不出的。

站在山顶,看一间间小木屋错落有致地卧在山窝里,在雨中想象着红红的太阳落西时,缕缕炊烟袅袅升起,远处传来砍柴声、马鞭声、妈妈喊放牧的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真想在这里久居……在大家都热衷于野外生存的今天,禾木的小木屋已成为时尚的象征。

整个一下午,我们都在仙境中徜徉,给雨中那些温暖的小木屋拍照,深藏记忆!

游过禾木,我们上了大巴车,雨停了。禾木真讲义气,原来这场大雨是专为我们下的!

返回贾登峪,住宿条件尚好,倒头便睡。



喀纳斯湖有无水怪?


第三天乘大巴车驶往喀纳斯核心景区,途经月亮湾、神仙湾、卧龙湾。月亮湾里有两个清晰的大脚印,那是大自然在跳鬼步舞吗?这里传说颇多,一种传说是西海龙王当年在此降服河怪,不许它兴风作浪时留下的;一种传说是后羿在追赶嫦娥时留下的;流传最广的传说是成吉思汗西征时留下的。

到达观鱼亭。据导游讲,这里组织过爬山比赛,最快者27分钟就爬了个来回,可见观鱼亭不算高。Kim想骑马上去,又担心走散了,最终放弃,成为Kim此行的遗憾。我与Kim谈起上次在白哈巴的骑马经历,那马欺生,光顾吃草就是不走。Kim自信地说马不敢那样对他,他从武则天那里学会了驭马术,太胆小做不成事。

登至山顶,喀纳斯湖、四周群峰及正在向上爬的人群尽收眼底。放眼望去,湖水波澜不兴,静得像待字闺阁的大家闺秀,也许水怪只存在于游客的心中吧?跟Kim讲起上次到喀纳斯的见闻:“那次见到湖里有条长长的‘黑鱼’在远处游,好奇心顿起,下了观鱼台绕着喀纳斯湖探险,终于绕到离‘黑鱼’最近的地方,发现是一段枯枝。”Kim笑了。

喀纳斯湖的湖水会随着季节和天气的变化而变换颜色,是有名的“变色湖”。若早起观湖,还会看到雾气蒸腾,宛若湖水的透明霞衣。

至于喀纳斯湖到底有没有水怪,导游认为有,要不然为何图瓦人的整条牛会变成岸边的白骨?要不然喀纳斯湖为什么会出现巨大的鱼尾?有人认为也许水怪就是大红鱼,而央视拍摄的《秘境追踪》里没有给出确切的结论,因此,喀纳斯湖有无水怪至今仍是个谜。


喀纳斯的笛声是音乐的活化石


观鱼亭上观过鱼,就乘坐区间车去了图瓦人家,两站路。一间间木小屋给人以穿越时空之感,以放牧狩猎为生的图瓦人久居于此。

谈起图瓦人必要谈起喀纳斯湖边生长的扎拉特草,将它的茎杆掏空,再钻出三个音孔,就成了图瓦人的独门乐器“苏儿”。十多年前到这里时,叶尔德西老人还健在,只是不巧出门去了,没听到他老人家吹奏的《美丽的喀纳斯的波浪》。这次再来,老人已经故去,物是人非,还会有喀纳斯的笛声吗?

有!老人后继有人,他的二儿子孟克义苦学数年,学会了吹奏苏儿,绝活儿没有失传,不容易!据说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也来过这里,但始终吹不成音调。他们判断,“苏儿”可能是“胡笳”的一种,是中国音乐的活化石。

这次,我们有幸欣赏到了孟克义的笛声,像强劲的风吹过芦管时发出的声音,强大的肺活量和呼麦技巧缺一不可。一曲过后,消耗很大,孟克义在跟我们打招呼时,声音反而很小。

在我提出合影时,他爽快地答应了,我也留下了此行最为珍贵的照片。


喀纳斯漂流惊险刺激


在图瓦村寨吃过午饭,回喀纳斯景区排队等候游船,人山人海。导游说:“今天不巧了,下来一车皮人,都是到喀纳斯旅游的,20个团,慢慢排队吧!”等候时看见一只小小的野鸭,在湖水中游来荡去,大家纷纷可怜起这只小野鸭,猜测它与鸭妈妈游散了。

排了两个小时,终于排到我们了,穿上救生衣,乘游船在喀纳斯湖中穿行。湖水不说话,我也不说话,相看两不厌。这中国最美的湖泊啊,我来过!

在平稳处,船长允许我们上了甲板。在甲板上遇到两名特爱国的游客,一定要和游船上的五星红旗合影,家国情怀令人牢记。

下了游船,已是下午6点,问导游还来得及漂流吗?导游说来得及。每人200元,购过票后,以极快的速度换上漂流服漂流去也。

漂流地段的喀纳斯湖并不平静,时而有巨浪打来,几乎遮盖了整个小船,浑身湿透;时而遇到礁石,哈萨克族领航员一桨过去,将船支开,有惊无险;有人问要是遇到水怪咋办?没人能回答。领航员邀歌,谁不唱就往谁身上泼水。轮到Kim时,他说这样的美景应该和情人一起来才过瘾,于是他用英文唱起了《情人渡》。

Oh Shenandoah,I long to see you

Away you rolling river

Oh Shenandoah,I long to see you

Away,I'm bound away

Crossthe wide Kanas

看Kim唱得深情,真希望船一靠岸,他的恋人正在等他,有情人终成眷属。也希望就这样一直漂流下去,一直穿行在梦中,梦想成真。


良心导游


喀纳斯游玩过后,赶回布尔津时已是深夜1点,快速地吃过旅游团提供的素菜素饭,几个小馋猫再次想起了额尔齐斯河里美味的狗鱼。只是旅店的服务员告诉我们:“太晚了,夜市已经关了。”我们讪讪地回客房休息。

因跟导游提起过《红玫瑰白玫瑰》,分配房间时,导游悄悄地拍着我的肩膀说:“最好的房间给你们了,是个套间,很干净。”我果然睡了宿好觉。

梦中有人敲门,服务员说:“咦,你们还睡呢?你们旅游团都上车快走了。”从窗户望去,果真如此。赶快把两个女孩儿叫醒,约了Kim,飞奔下楼。在旅游车上用的早餐,依旧是一个馒头一个蛋,外加一小袋榨菜。

导游说:“知道大家累,但五彩滩那天下雨没有去,今天早晨安排大家去。”旅游单上承诺的旅游项目这位导游都一一兑现,这一路不停地为我们介绍旅游景点,也从未强行将我们往商店拉,我们实实在在地玩了个痛快,真是良心导游!


五彩滩和魔鬼城


五彩滩是额尔齐斯河流域的一种雅丹地貌。河岸岩层抗风化能力强弱不一,就形成了参差不齐的轮廓,又因岩石含所矿物质不同,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因此得名。额尔齐斯河南岸,绿树葳蕤,连绵成林,近观远望都美不胜收。特别是夕阳时分,色彩更是斑斓,吸引了各国的观光客前来拍照。

我在一家店内发现了好看的披肩,上有小女孩儿图案,很讨人喜欢。一番讨价还价过后,以180元一条成交,共买三条,让Kim送女朋友一条,Kim开心地笑了。

两个女孩儿累得不想动,魔鬼城未去。

要想揭开魔鬼城的神秘盖头,只能等下一次了。

回到乌鲁木齐,已是深夜12点,闺蜜罗丝加班告一段落,赶来接站。

罗丝傻笑着问:“喀纳斯湖到底有没有水怪?”

“不知道有没有,反正没碰上。”我一脸坏笑。

“喀纳斯美吗?”

“美!美得跟你的名字似的,像上帝手里的一枝玫瑰花。”

我们去时还是夏末,秋天的喀纳斯会更美,五颜六色的,是个童话世界。

游过喀纳斯,就算掀起了新疆的红盖头,目睹了新疆的秀美容颜,当浮三大白!


编辑:庞艳秋

 编审:陶 红

本地微乐征稿

“本地微乐栏目”投稿方式:1.回复“独山子在线微信平台”,注明“微记”二字。2.加入本地微乐QQ群,将稿件直接复制粘贴在群里即可。3.登录独山子在线论坛,在周刊微记栏目投稿。希望您投稿的同时提供手机等联系方式,方便沟通及发放薄酬。

本地微乐QQ群:19025095欢迎添加互动!敲门暗号:独山子。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