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伞雨伞价格联盟

那把叫615高中的伞已收起,被庇护的青春可记得?(更新版)

原创宝鸡2018-02-12 07:17:41

那把叫615高中的伞已收起,

被庇护的青春可记得?


原创文字:木一原

本版编辑:冯果子

615高中官方名称是渭阳中学,是原陕西渭阳柴油机厂(现陕西北方动力公司,隶属于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子弟高中。厂子1941年始建于上海,1950年西迁到宝鸡虢镇李家崖,编号国营615厂。60多年来,虽然厂子名字变换了几次,但宝鸡人习惯叫它615厂,渭阳中学也就习惯被称为615高中。


图片作者:校友昆仑草

615厂也曾一度辉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渭阳牌轻骑摩托车畅销全国,城乡道路随处可见,常见款为橘红色50轻骑,机器轰鸣声很大,三里外都能听见,农村人给它起了外号叫“干蚂蚱”,这个“干”有两层意思:一是车型单薄,瘦的意思;二是指其声音大(方言“干”形容音量大)。上世纪90年代企业效益开始下滑,到了1998年朱国企改革序幕拉开,615厂子弟高中在当时大的改革背景下,也开始了由封闭的企业子弟学校向社会化学校转型,1998年、1999年尝试并逐年扩大向社会招生,到2000年我们那一级入学时,非子弟学生人数已经远远超过子弟的数量。

图片作者:校友昆仑草

2000年以前,宝鸡县城内公办高中仅有一所虢镇中学,是农村孩子梦寐以求能够考入的学校,而虢镇中学在非学区外招录分数很高,非虢镇学区的农村学校学生能考取者寥寥无几。我的学习成绩一般,中考前父母费尽周折将我转到虢镇学区,结果也只考了386分,离较低的410虢镇学区录取线也相差甚远。正为回炉复读还是上杨家沟高中而犹豫彷徨时,615高中录取分数线380分的消息传了过来,加之学校不错的口碑,对不愿复读也不想去杨家沟高中就读的我来说无疑是一根救命稻草,也给因我中考失利而陷入沉闷的家庭送来了一缕清风。2000年8月底,我背着蛇皮袋捆扎的行李,在父母的护送下来到615高中报到。到了校门口我就笑了,满眼皆是蛇皮袋(农村娃的标配),在报到处碰见了六七个初中同学。



30人的宿舍

对于我来说 

30人的宿舍 

是太奇特的记忆


子弟是不牵扯住宿问题的,因为都住在厂区。所以615高中向社会招生前是没有宿舍楼的。我们那一级入校时学校还没有标准化的宿舍,报到后被告知住宿区在学校西邻615厂二村住宅区后面的一个院落(原渭阳小学),我和父母背着行李沿着二村住宅区门口的一段废弃铁轨朝西步行大约100米左右,右拐进入一个小巷朝北步行300米,上到一段陡坡的中间位置右手边就到了宿舍区,也就是说615高中的学习区和住宿区是分设在相隔近1公里的两处院落,这在全省、全市应该也是罕见的。办了住宿手续进入宿舍后,我们都惊了,所谓的“宿舍”就是原来渭阳小学的教室(教室!!!),三间大的房间靠墙并列摆放了大约10架双层铁架子床,铁床围成的“口”字中心区域又顺排摆放了四五架床,一间宿舍能住30个人左右。

图片作者:校友昆仑草

一年后,学校将大教室分割成小房间,每个宿舍靠两边墙各摆放3个架子床住12人,宿舍区也配套建设了淋浴间,住宿条件才得到大的改善。住宿生大多来自渭北旱原的周原、幕仪以及原下的阳平几个乡镇,渭河南岸的钓渭、清溪等乡镇也是主要生源,而来自贾村原、西部山区的学生则是少数。住宿生基本都来自农村,农村孩子淳朴内敛的性格底色,加之始过集体生活还放不开手脚,所以当时虽然宿舍人数众多,但却并不会喧嚣嘈杂,氛围是友善且和谐的。30个人的宿舍,我相信对我们来说都是独特、奇特的记忆,自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过和那么多人同室共眠的经历。

图片作者:校友昆仑草

老罗和老安

因老罗的“严”

我们才不至跑偏太远

因老安之“慈”

我们才不感离家之苦


老罗和老安是住宿区的管理老师。老罗是住宿区负责人,肤白体胖、圆脸大眼,表情永远严肃,从来不笑。老安是老罗的副手,体型消瘦,戴一顶鸭舌帽,永远慈眉善目,从不发火。这一对搭档的强烈反差,开始我以为是他们刻意为之,一个唱黑脸一个扮红脸的管理艺术。

图片作者:校友昆仑草

相处久了,才知道这是二人的本性。老罗和老安的宿管办公室在宿舍楼门厅的西首,办公室的东墙开了个窗口摆置着一部电话,是住宿生与家长和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经常是老安笑眯眯的叫学生来接电话,也常给学生以嘘寒问暖。而老罗的杀手锏则是写检讨和给家长打电话告状,我曾因在宿舍楼道拍篮球写检讨三份才得以通过,在认识到楼道拍篮球的行为是玩物丧志以及严重影响其他学生前途命运后才被老罗放过。有一次我们晚上翻墙去上网被老罗于凌晨时分在李家崖市场网吧内擒获,凌晨二点多我爸在睡梦中接到了老罗打来的电话,开口就是:“你儿子被我抓回来了!”。以至于我爸现在回忆起那个瞬间都心有余悸,他在那一瞬间几乎以为我是干下烧杀掠夺的大事了。

图片作者:校友昆仑草

现在回想,我们是应该感谢老罗和老安的,因老罗的“严”,我们才不至于跑偏太远,其心是善的;因老安之“慈”,我们才不至于感到离家求学之苦,其眼是暖的。

老师们的段子

他们尽心竭力

他们真诚友善

为我们搭起梦想的伞


“六叶叶菜”。615高中有相当一部分子弟,所以老师们上课都是讲普通话。物理朱老师原来一直在农村学校任教,到615高中后,说一口浓郁的宝鸡醋溜普通话。学校门口铁路旁有一饮食市场,朱老师爱吃扯面,每次都要给扯面师父叮咛“你把那个六(绿的方言发音)叶叶菜给我多放点”,被旁边学生听到后,就广为流传,直到今天我们一帮同学去吃面,都会心照不宣的给师傅交代多放“六叶叶菜”。


廉利为老师的“烧饼夹面皮”。廉老师毕业于汉中师范,我们入学那年他刚分配到学校教政治,高一政治主要讲授经济学入门知识,廉老师刚从汉中来到宝鸡,吃惯了米皮的脾胃竟很快爱上了宝鸡美食烧饼夹面皮,在给我们讲商品、价值、交换价值这些概念时,必以烧饼夹面皮为举例对象,“比如你买了个烧饼夹面皮花了一块五。。。”于是教室里就有了吞咽口水的声音,而下课后大家都会奔向李全平老师爱人在学校开的小卖铺里去买一个烧饼夹面皮回来。


梁宏江老师的“五本、六本”。梁老师年轻时一直在青海教书,退休回来后被615高中返聘教语文,他也同时也在园丁高中兼职,教学水平很高。印象深刻的是经他点拨过的学生作文水平提高很快,他鼓励和刺激我们的方式独特,最经常说的是:“你不好好学习,人家考个一本二本,你可以考个三本、四本、五本、六本嘛。”梁老师没想到的是,几年后真的有了“三本”。

图片by:校友

段子归段子,615高中的老师在我看来都是敬业和优秀的,现在还能想起名字的学校管理层有:校长张立明、政教主任郑卫基、教导主任强卫;班主任有:何文刚、王铁龙、朱全林、仲广军老师,科目老师有英语老师肖瑞芳、李全平,数学老师张秀叶,语文老师梁宏江、政治老师廉利为等等。


图片by:校友

这些老师学高为师给我们传授知识的同时,亦身正为范教我们做人做事。当时学校管理可谓非常严格,甚至男生发型也严格管控(不能留鬓角),以当时我们的认知加之青春期的叛逆,对学校的管理和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导向,也有一些心理和行为上的反抗和抵触。

图片作者:校友昆仑草

虽然学校的教学楼已显老旧、操场略显狭窄,但学习的氛围很浓,宿舍区餐厅屋檐下的长明灯下,经常有看书到半夜的学生,从结果来说,绝大多数同学都考取了本科。如果青春期是人开始成熟的起点的话,那我们都是从615高中出发的,是615高中收留了我们一批又一批中考失利的农村孩子,给我们的人生打开了一扇窗,一扇看向和走向更广阔天地的窗,而学校的领导和学科、宿管老师们,也尽心竭力、真诚友善地为我们搭起了一顶庇护梦想的伞,甚至门卫老头都被称为列宁的卫兵。

在这把伞的庇护下,一批批农村娃,走向阳光灿烂的今天。

而今天,这把伞已经我悄然收起多年。(受汶川地震影响以及学校划归地方管理后的教育布局的调整,渭阳中学已不复存在。)

但已过而立之年的我们,是不会也不应该忘记她的。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除注明文章外均为原创,如需转载须征得本号同意后并注明出处 [原创宝鸡] 

投稿邮箱 : ycbj0917@qq.com      qq:2064134649



战略合作单位

推荐关注

投稿请阅,在此恭候...

  未来已来,你来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