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们十八……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12-23 11:07:32


 

 


缪斯 人超好学长

文 张小小屎



十八岁那年的夏天,天很热,汗流浃背的。但我的心却像一湖春水,清澈见底,随风荡漾。我知道,这都归功于你,我亲爱的女孩。

 

电动剃须刀在我的颊上滑动,微凉的触感,嗡嗡声中夹杂着胡茬被绞断的咔咔声。我突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红了眼眶。赶紧停下手中的剃须刀,仔细地看了看,竟然对自己有点陌生。

 

一滴泪从眼眶中溢出,不悲伤,只是惊讶。多少年我没有流过泪了,眼泪好像早已从我人生中消失。小时候我一哭,父母就说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我虽然不完全懂,但我明白他们的意思是,喜欢哭的不是好孩子。

 

长大以后,我更不会哭。

因为男儿有泪不轻弹,早已根植我的脑海。眼泪是懦弱的表现,哭泣是可耻的事情。所以分手那天,面对哭成泪人的亲爱的你,我淡定和冷漠得近乎绝情。

 

那滴泪在脸颊上缓缓滑出一条阴暗的小路,它越来越来小,最后消失在粗糙的脸皮上。又一滴汹涌而至,紧接着是狂风暴雨。我手无足措地用双手急乱地在脸上划拉。流了这么多眼泪,真可耻。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我独自坐在不足3平米的卫生间里,放声大哭。管他可不可耻,我想哭就哭。不,我不想哭,可我控制不住,它就是那么汹涌地来了,挡都挡不住。

 

我记得,遇见你的那年,我们都是十八岁。不会想到,长大成人的自己竟会是这般凄凉惨淡模样。我们只想到了幸福快乐的样子。却忘了,生活原本是酸甜苦辣咸样样齐全。

 

白色恋人,你还记得这首歌吗?


……

冷空气却清新

你在南极冰山雪地里

极光中雪白的肌肤

是哀愁是美丽

……


高三(3)班就我们两个的歌声最响亮。那时,我从未在意它的歌词,甚至还有好多词都不太确定。可我依旧不遗余力,扯着嗓子喊。

 

如今我不唱了,更不会幼稚地扯着嗓子喊。我开始研究它的歌词。突然发现原来它这般清冷忧伤,原来哀愁也是可以美丽的。

 

初识时,我们一句话也没有。只用歌声,悄悄地默契地互相陪伴。在一天最困最热最烦躁的那十分钟里,因为与你小小互动,比喝了冰镇雪碧还心飞扬。

 

有时候,困了倦了就看看你认真的后脑勺,看看你随着笔尖游走轻轻颤动的乌黑轻盈的马尾。有时候,我竟然看着看着笑出了声。


哈哈,好傻!哈哈,真美!

 

“我***,这么晚了不睡嚎你*的嚎!”

“我***,喊你**喊,我***”

“你***,又没说你****”

“你**找削!”“来啊!怕你***”

 

窗外传来一阵嘈杂,眼泪像被关了闸门似的停了下来。我不哭了,也不想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佝偻着躲开镜子爬到了床上。我又情不自禁地笑了,仿佛适才大哭的人不是我。

 

十八岁的夏天,窗外的烈日爆炸般地晒着,那强烈的光似乎在昭示着它的强大和不可抗拒。只有门外花坛轻轻摇摆的碧绿的叶子,它更符合我那时的心境。



你不施香水,却尤其的清新,好似自清凉的湖面刮来的一袭微风。你红红的脸颊,比给我的苹果还可爱甜美得多……

 

思念,真的是甜的。

这种甜,和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的甜都不一样。一点也不腻,再多也不觉得齁。这么好,假的又何妨……

 

我又饿了,翻个身,夜光钟上显示着2:00。凌晨两点,夜宵时间。5分钟煮水,3分钟泡熟。揭盖时刻,泡面香气四溢,眼前一片模糊。这么多年了,仍不记得在吃面前摘掉眼镜。


“哈哈,吃饭前就把眼镜摘掉嘛!”

你嗔怪着帮我把眼镜取下,你的手指和我的脸颊发生了0.1秒的亲密接触。

我的脸瞬间充血,一直红到耳朵根。

“你怎么了?不辣啊!你太不能吃辣了!”

 

我摘掉眼镜,可眼前还是模糊一片。

如果亲爱的你还在我身旁,我会不会更优秀一点?我又笑了,这次是嘲笑。嘲笑自己竟然试图把惨淡的光景归结到你的身上。

 

泡面在唾液里蠕动,我的食道像是被关上似的。咀嚼物好几次被推向入口,又一次次被拒之门外。搞什么鬼!我肚子还饿着呢!扔下筷子,我直直地倒到床上,床的中心立马下沉了20厘米。

 

“中午,和我一起吃饭吧。”你的声音轻若游丝,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你低垂着眼睛,纤细小巧的手指在校服裤宽大的白条纹上轻点。我想拒绝,却说不出一点带有拒绝意味的话语。

 

我想跟你说:

“你大姨做的饭真难吃!”

“你小姨和二姨做的还勉强凑合。”

“你大舅妈绝对是五星级厨师的手艺啊!”

 

可惜,十八岁的我什么都不敢说。

和你坐在一起,我连呼吸都要收敛起来,以防暴露了心脏急剧跳动的事实。

而你,却以为我不爱说话。

 


十八岁的我们不懂什么是爱情。

但,我知道想要靠你近一点再近一点。

冒着心脏暴跳的风险,我也要费尽心机和你坐到一起。

 

你娟秀的字迹仍然印刻在脑海里。一笔一划都和你轻盈律动的马尾一般活泼可爱。你把日记交付给我,将你心里的话向我倾诉。原来你小小的脑袋里藏着那么多瑰丽奇异的梦!

 

凌晨三点,世界再也没有一点声响,除了自己粗糙的呼吸声。好像这世界上的人全部灭绝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与孤独共眠,苟延残喘……


十八岁的我,在烈日下撑着女士太阳伞的少年,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跟着你的步调。从未想过多年后的某天,我的心会如此空虚寥落。十八岁不懂爱情,但在我的计划里总有个你。

 

高考是很多人的噩梦,我却觉得它很美。高三,我十八岁的时光。大概是我人生最畅快淋漓,最潇洒自在的光景。那时,我们不知道世界的模样,还可以尽情想象。

 

还记得高考前夜干的那些坏事儿吗?

拔掉花坛里最好看的一株叫不出名的花

把小湖边围着的大石头抬着扔进湖里

……

 

十八岁,真幼稚。

可也只有十八岁,能把最无聊的事做得最津津有味。那个夜晚,晚风袭袭,明月醉人。你轻摆的发梢,微弯的眼角,咯咯的笑声,好像就是永远……

 


歌里唱:

永远,永远太遥远。

而在十八岁的那个夏夜,我分明看到,

永远,触手可及。

 

“撒哈拉漫天狂沙

 金字塔谁能解答

 兵马俑谁与争锋

 长城万里相逢

 人世间悲欢聚散

 一页页写在心上”

 

六点,天已微微亮。

我一个转身关掉闹钟,在床沿上坐起。

一夜没睡,且腹内空空。

拖着又饿又困的身体,来到镜子前。

 

眼睛意料之中地红肿了,里面布满了血丝,胡须一半有一半没有的样子很滑稽。突然很想就这样出门,却不想在你的婚礼上失了礼。

 

“人世间悲欢聚散,一页页写在心上……”


电动剃须刀的嗡嗡声夹杂着绞断胡茬的咔咔声,在寂静的世界里无力地游动。


不会重来的十八岁,我连你也错过了。

不后悔,你幸福就好……

 


—THEEND—







好久不见



如果有好故事,可以同我讲讲吗?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