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袭木子店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6-23 10:51:53

夜袭木子店

          一点激情,再加一点点冲动,就会演绎出津津乐道的故事。2007年51日凌晨2时许出发的一次游钓经历,绝对是一次因冲动而生的游钓,虽然那一天我们一无所获,虽然那一天我们受了些劳累,但当这一切成为过往,留在心间的却是美妙的回味,是挥之不去的美好记忆。

     出发前夜,原本是在本地渔具店外无事闲聊,期间几位钓友一起哄,说要趁五一假期去远地钓一次过把瘾,提议一出,响应者众,群情激奋,更有心急火燎的钓友建议与其在此空谈不如连夜出发,冲动不如行动,说干就干,说走就走。经过短暂的准备后,最终挤上一辆小型中巴车的钓友是老高、新辉、望林、增援、武超、细文、从新一行7 ,趁夜深人静之时,从小镇兴致盎然出发,出凤山,过三里畈,经蔡店河,过张家畈,穿古城,一路颠簸,历时2时有余,最终顺利抵达湖北省麻城市木子店水库。

      我们来得太早了,到达水库大坝时,天还没有亮,黑乎乎一片,分不清东西南北,看不清水库真面目,为了安全起见,一行人只有坐在大坝上静静等候,虽然这样的时候很折磨人,但毕竟是第一次来到此地,大家还是有些兴奋,在东扯西拉中,打发着这有些无奈的时光。直到早上7点左右,承包水库的老板,也是钓友从新的亲戚才姗姗而来,然后用一只破木船,把我们七人连同所有的钓具全部装上,摇摇晃晃地在水库里,一一把我们送到了各自挑选的钓位上。直到上岸,脚踏实地,我才如释重负,真险啦!

    我和武超翻过大坝右侧的山坡,再走过山坡右侧的湾子,在一处铧尖落座,我在铧尖内侧,武超在外侧。他们几个没有翻越山坡,就在大坝右侧各就各位。8时许,我们开始钓鱼。没有想到,鱼情让人振奋,钓友武超抛几竿之后,就迎来了开门红,率先上了一尾一千克左右的漂亮野生鲤鱼,紧接着又连上鲤鱼两尾,这太给力了,这么短的时间内连上三尾野鲤,不仅武超高度亢奋,就是旁边的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我这边竟毫无动静,只有眼巴巴地看着他精彩的表演。突然,武超一声惊呼,我转眼望去,只见他的钓竿被反弹到身后,钓线带浮漂还在水中,一眨眼功夫浮漂被拉入水中,瞬间消失了,“大家伙!”望着水库,武超瘫坐在沙地上,喃喃自语,神情沮丧。
     奇怪的是,自武超这尾大物级别的鱼脱钩而去之后,抛竿无数,这里好像压根儿就没有鱼一样,什么动静都没有,浮漂一动不动如钉在水中。此时,太阳已上半空,一平如镜的水面渐渐漾起波纹,没有想到的是,那波纹愈漾愈高,愈来愈猛,“一波才动万波随”,顷刻之间,水面浪花飞溅,哗然一片。竿不能抛,线不能理,太阳伞等物品几乎被吹没水中,霎时间,空中灰蒙蒙一片,整个水库面目狰狞,瞬间的温柔宁静荡然无存。武超许是受到开竿上鱼的兴奋,在四五级的风中,继续抛竿,而我已然失去了斗志,兴致全无,索性放下钓竿,四处走走,顺便去看看他们钓获如何。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几个和我一样,鱼护都没有下水,要不然我情何以堪,我心里面稍稍阿Q了一下。一一问过他们之后,我兴步来到了钓友星辉的跟前,他身后的几节断竿引起了我的强烈注意,“这是怎么回事?”“被大物搞断的”“真的?”“千真万确!”我有些将信将疑。没有想到的是星辉的这个谎言直到三年后才真相大白,是他亲口告诉我的,不是被什么大物搞断的,是挂底后以为是鱼上钩了,用力过猛扯断的。

     日已中天,狂风依旧肆虐,钓鱼已无希望,此刻,好客的主人已备好了酒菜,面对满桌的农家鲜味,又累又饿的我们也不谦让,席间推杯把盏,大碗喝酒,盛情之下,豪气冲天。唯独增援钓友滴酒不沾,席间旁敲侧击地提醒说,长途夜袭,两手手空,回家一定要晚点,要不然无颜面对其它钓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钓友从新亲戚大手一挥,请放心,我保证你们满载而归。

      下午3时许,主人依旧摇着那只破木船,直奔水库放置的网袋子,一会儿工夫就在网袋子里捞上了几十斤鲜鱼,有鲤鱼鲫鱼翘嘴等,大家各取所需,增援钓友一再强调说,回家后一定要说这鱼不是买的,是我们钓的,一定要保守秘密,免得被没有来的钓友取笑,真是有意思。还真没有想到,直到现在,这个秘密还是秘密,不知道那次没有去的钓友如果现在看到这篇文章时作何感想。但自此之后,木子店我们再也没有去了,偶尔也还有提起的,也有不甘心总在追问的,你们那次是钓的吗,不会是买的吧,我们总是相视一笑算是回答,现在谁还愿意把这个甜蜜的秘密揭穿呢?

     离开木子店时,已临近黄昏时分,虽然我们有些累,但坐在车上的我们却很兴奋,个个谈笑风生,像凯旋而归的战士一样,那增援钓友更是可爱至极,早已电话告知那几个没有来的钓友,绘声绘色地向他们几个讲解我们每位的钓鱼详情。在欢声笑语中,在蒙蒙的夜色里,车离木子店越来越远了······ (2014/2/21) (此文刊登在《钓鱼》杂志2014年3月第6期上)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