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与认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2-02 08:42:09

    从南美回来后, 常有一种要写些什么的冲动, 但又觉得自己的知识太浅薄, 只能浮光掠影。走过那片与上帝如此之近的神秘土地后我有了更多的困惑,但仿佛又有一种冥冥之中的了悟。有朋友问我对南美的感觉是什么, 我若有所思的说, 似乎在南美,我认识了神或是上帝, 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没有宗教信仰。  

 

    这真是一种出乎意料地收获。

 

    走在南美的风光中,我困惑无法找到南美文明生长的逻辑。 在印加人的土地上,有那么壮观的梯田, 有那么巨大的石头城, 有那么精美的陶瓷艺术,却没有铁器, 没有轮子, 没有用以驮运的牲口。 于是站在那些印加或是前印加人的古道上, 你不得不为你所看到的那些事实而疑惑,他们是如何建造了这么复杂的工程的?无文字的文明充满了谜团。尤其是在纳斯卡荒谷之间看到那些巨大的神秘地画, 无论考古学家如何证明那些画线是可以由古代人画出来的, 我依然困惑于这些存在了2000年的地画,那些栩栩如生的卷尾猴, 蜥蜴和巨大的秃鹫究竟是如何制作出来的? 为什么要在这荒谷地作画? 究竟为谁而画? 这些令人惊叹和百思不得其解的地画, 还有那些总是和南半球的冬至有关的古代建筑,是否真的是古人的杰作, 还是来自天外的神秘生物的遗迹?



 

    


    在南美, 我相信了天外之神存在的可能性。

 

    记得我站在马丘比丘云烟缭绕的高山坡上听导游讲解, 那些印加人是崇拜太阳的, 他们修了太阳神庙来祭拜太阳。确实, 在印加人居住的地方都有太阳神庙的遗址,尽管后来的入侵者西班牙人已经摧毁或改建了他们的庙宇, 但遗址底部的大石头依然是那些信仰的象征。 但导游又说, 后来印加人又改变了其信仰, 将太阳神改成了自己创造的超自然的神。究竟是什么呢? 就是将他们所崇拜的天上的秃鹫, 地上的美洲豹和地下的蛇放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只有他们相信的神怪。


 

    我问, 为什么会改变信仰。 导游说,那是因为无论印加人如何虔诚的祭拜太阳神,太阳依然驱赶不了山间的云雾和不时下起的大雨。这马丘比丘, 长年就是锁在山间的云雾之中。

 

    话到此, 就是一阵浓雾卷着细雨扑面而来, 将山间的古道隐没得无隐无踪。 当风撩起云雾时,那起伏的山道上的人就如同在云间漂浮。而身后时隐时现的山峰,狭窄而陡峭, 气势壮阔, 令人生畏。


 

    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 我觉得自己也会向天地求得福音。 于是, 对神的崇拜就是这样而来, 而最初的崇拜, 自然是给人带来光明的太阳。

 

    于是, 想到了自然和神的关系。 我想起了埃及,想起了那里很多的太阳神庙。 想起了在晨曦中看着那一轮太阳从地平线上跃出, 红彤彤的火球将那一望无际的沙漠一片一片地染成金色,炫耀而充满神性。阳光下的尼罗河宽阔而平坦,岸边万物生机勃勃。人有了笑意。 地平线上的太阳和我们是如此接近,这是非洲的太阳, 有着非洲的温度和热情。 而人的体感也就在阳光的照耀下告别夜间的凉意而变得温暖,接着就是在太阳的炙热之下度过明亮和炎热的白天。当太阳落下地平线后, 温度会在刹那间骤降, 这冷与热的温差, 如果没有沙漠的体验,很难想象。 太阳的神圣和重要, 就是古埃及人心目中的上帝或神。

 

    到了埃及, 我知道了太阳为什么就变成了神。

 

    于是又想起了我的好多次在欧洲的旅行。 没有了太阳, 那风景就是天壤之别。 比如冬天的瑞士。 漫长的冬季,灰暗的昼日到9点也不知道是否已经天亮?而夏日的瑞士一片风光,宛如人间的天堂。我想起了初秋的意大利西西里岛,太阳下的大海是如此优雅和柔美。 而一阵狂风暴雨之间, 你打开窗户, 就难以相信昨天还是那么明媚灿烂的大海竟然就是灰色一片, 令人沮丧。这样的自然,这样的变化, 让我理解了意大利人对太阳的热爱, 和那首激情四射的歌曲“我的太阳”。 而无论是阿尔卑斯的冬天还是西西里的风雨, 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如果无法改变, 就会期盼那种超自然的力量。 最初对宗教的依赖和崇拜, 恐怕就是这样来的。而欧洲人从最初的多神走到后来的一神, 都是希望有一种超出人类力量的神灵可以帮助人们解释那些自然的变幻,度过那些难以解脱的苦难时光。这里,我猜想希腊的多神宗教是否也是和大海的无常有关? 虽然还未去过希腊, 但走上土耳其爱琴海边的希腊遗址, 我还是宁愿相信这是真的。

 

    在欧洲, 我愿意把自己交给上帝。  

 

    在玻利维亚的的喀喀湖的游船上, 我和与我年龄相仿的导游交谈。她的丈夫已经去世十几年了。 她一人带大了两个女儿, 现在已经做上了外婆。还有一个男朋友和她同住。 我说你辛苦了, 她说, 还好的。 我是天主教徒, 相信上帝。 困难的事有上帝操心, 我们只要开心活好当下。

 

    确实, 她看着很年轻, 而且很干练, 很热情, 很快乐。


 

    我呢?我说, 我是无神论者。 我没有上帝可以来为我操心。 我就是我自己的上帝。 所以很辛苦。 但让上帝操心, 我有点不放心。

 

    我们俩都笑了。

 

    在那瞬间,我的家乡在我的脑子里出现。 我问, 为什么我们汉族人那么早就放弃万物有神论而改为崇拜祖宗?是自然的善意还是自然要让我们更辛苦一点?这里的大地没有南美那么神秘, 这里的太阳没有欧洲那么稀罕也没有埃及那么与你如此接近。 这里的太阳正常在四季工作,该来的时候来, 该走的时候走, 日暮黄昏夕阳红。 于是我们并非如此热爱太阳,甚至我们传说中的夸父还要逐日, 后羿能射日,这和我见到的其他文明对太阳的崇拜真是天壤之别。就是现在,我们这里的女人们也还为了躲避太阳而撑起遮阳伞。常常是江南女子在那阴雨绵绵的小桥流水边行走,风情万种,就是一幅水墨画卷,有着别样的味道。那么是否仅仅就是水墨的江南不待见太阳,那北方的蛮荒大漠呢?我是江南人, 不曾常住北方。 但从古人的诗词书画中寻觅, 即使来自北方的诗人,也很难记得他们有什么赞美太阳的经典传颂。 更多的, 至少从我浅薄的知识库里翻出来的都是青山,明月,细雨,花鸟……

 

    月亮才是中国人心目中的女神。但绝不是战胜自然的月亮神, 而是人们用那种阴柔的美抒发自己内心的思念, 伤感, 郁闷和愁绪。走过那么多有神或者上帝的地方之后我知道了中国人为何总是那么忧虑和不安, 因为他就是为自己操心的上帝。  

 

    这就是一片水土养育一方人种和一方文化。一种文化的产生和他生长的自然相联系。 不必去纠结有没有宗教信仰, 如果这片土地就是那么的干净和无神性,自然土地上的人也就不会把命运交给上帝了。

 

    这里没有上帝,当有神的地方的人把烦恼交给神, 而让自己活在当下时, 我们100个中国人中就有90个正在操着自己的心、他人的心、国家的心和世界的心。

 

    做自己的上帝真得很辛苦, 但这就是中国人的命。  

   

    在中国, 已过50的我,知了天命。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