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漫步文学研究会||田园|三清寨之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4-21 12:10:22

田园漫步文学研究会宗旨

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

以高尚的情操塑造人

激情        个性        多元


文心

文道

文学





作者简介

田园,原名耿凤琴,山西省灵石县夏门中学语文老师,语文教研组长,爱好朗读写作,灵梦朗读创始人之一,散文和现代诗多见于国内各大公众平台,灵石县作家协会会员,晋中市诗歌协会会员,曾任执手天涯诗歌版版主。散文《那些走过我心的人》发表在浙江绍兴《鉴湖》杂志2017 年第三期,诗歌《七月(外一首)》发表在《野鸟》诗刊2017年第三期。《鹰》《乡思》《独处》发表在《野鸟》诗刊2018年第一期,《蛇》发表在美国《新大陆》华语诗刊2018总第165期。长篇小说《路》已发布第38集,古韵也有涉猎。愿用声音和文字记录美好生活。

三清寨之行

文||田园


时值夏日,出去游玩的确需要一些勇气。久坐办公室,更是对那炎炎烈日望而生畏,又耐不住梨花春王总的盛情,说是此次户外运动难度小,强度也小,又在当地,拼车费只有十块钱,还入保险,这样的诱惑,就算我这个好静不动的人也跃跃欲试了。动身前两天,听经常户外运动的同事说,装备,干粮要备齐,不能到时候苦了自己。心里又发愁,又是防晒,又是食物,又是水,还要准备登山鞋和杖,双肩包里一定满满的,那可真是麻烦。心下发愁,就邀请从高平回来探亲的三妹同行,因为跟群里的朋友都不熟,有个自己人照应肯定会好很多。三妹本来打算二号回家的,被我三说两说,就答应陪我。我觉得准备工作会很麻烦,让她早点过来我家,好一起去买东西,没想到她快天黑了才来,在邻居超市稍微购置一些水果零食,因为群里通知,中午会一起烧烤。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我就不行,总是前思后想,还觉得各方面都不妥。


晚上早点休息,早上四点半就醒了,开始看手机,十分钟看一次,深怕误了时间,让那么多人等,太不好意思。说好六点半起,六点二十就赶紧起来了,匆匆洗漱,早餐,七点四十从家出发,到翠峰镇门口等车,再到旌介口聚齐,就向绵山附近的岩沟出发。小风凉凉地吹着,车上的音乐欢快流畅,后座的几位朋友说笑着,气氛真好。从兴地村出来,经过一段砂石路,拐弯抹角,颠簸不平,几分钟就到了山下,车靠边,人下车,背了包,往前走,却有一道铁丝网拦住了去路,网边有两个护林队员和一条貌似凶猛的黑狗虎视眈眈。原来这是季节交替的时候,天气少雨,护林员职责所在,封山,不让进。大家七嘴八舌的,跟护林员求情,说下天来,两个大汉就是不能网开一面。领队二人又给上面的人打了电话,还是不行,又找来村里的一位老人说情,还是不肯松口。

看来是进山无望,两位领队只好商量,大家取道三清寨。临时改行程,虽然不是预先所料,但对于喜欢户外的人来说,开心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丝毫没有影响大家的心情。沿着高铁旁边的柏油路一路逆行来到尽林头村,这个村名给人清凉的感觉,林子尽头嘛,果然,到了村口,一股清泉哗哗流淌,水清冽,让这些久居城市只能看到自来水和汾河水的人们顿觉新鲜。真想下车去接一些清水去,可惜群主不停车,大家只能朝车窗外扭头,看着听着,水声渐小,坡渐陡,忽然方向往右一打,停在一个草坪上。原来这里也有横杆拦路,群主赶紧联系人去了,我们几个跳下车,活动活动。我看到乡村景致,喜欢得不行,村里修建不错,二层楼房不少,砖院也很宽敞,绿树浓荫,鸡鸣狗叫,空气新鲜,层层良田,麦子已经快能收割,芒刺向天,穗子大得让人心动,想去撸一把过来煮着吃,可又不敢放肆。转身一看,哇,稀罕东西,一个老式的碾子,近前细看,碾盘光滑,圆柱体的碾身上星星点点地沾满了芝麻粒儿,原来这碾子村民还在使用。我赶忙掏出手机与碾子合影,同伴刚举起手机,群主已经大步流星地过来坐进车里,喊我们快上车了。我们赶紧拍了一张上车去,让人等可不是我的风格,真不好意思,加上刚认识大家,更是抱歉。上了车,群主边倒车边说,怎么跟碾盘照相呢!那东西是白虎,青龙白虎,是镇物,你真胆大,敢照相!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真有什么说辞?转而又想,不会吧,我总是这样心存侥幸,管他呢,到时候有什么问题,再面对。


车继续爬坡,走到横杆前,一个臂上戴红袖章的防火员出来,群主跟她说了几句,横杆居然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了,群主一踩油门,车速加快,很快就到了沟口。这里修了一个比较俏气的大门,车只能放在门外了,门房好像没人,大门不能进去。大家下车,把自己的东西还有烧烤的食物器具全部分开拿着,从旁边绕进门去,向前走,路还算宽敞,旁边的小溪水清清的静静地流淌,很想下到溪边把脚伸进去泡一下,又不能单独行动让大家等,只好往前走。领队天道酬勤在最前面,他中等个子,人很精神,思维敏捷,酒桌上话多,今天可是比较严肃,头上戴了一顶藏式的帽子,帽沿向外翻卷,整个人就有几分迪克牛仔的意思了。收队是群主,个子高,瘦瘦的,话不多,沉稳,身上背了很重的双肩包,手里拿着梨花春的群旗,群旗不大,鲜红耀眼。他头上戴了一顶斗笠,正好把阳光遮住,我看着这俩人,心里笑了,这帽子一放一收,正好符合领队和收队的身份,是巧合还是?呵呵,反正挺有意思。

溪水若即若离,陪伴大家,我们向后走,它偏向前走,有时候又看不到它的身影了,急忙找寻的时候它又回到跟前来了,大约五六里的样子,终于要跨过小溪去,几块石头横在水里,大家踏石而过,左摇右晃,像跳霹雳舞。跳过小溪就到了三奇沟水库了,一股泉水欢快地涌流着,大家把背包放在石坝上,带好上山的物品,稍事休息,就朝着石坡攀爬。抬头看看,这一道石坡,那叫一个大,叫一个陡。好多人说,这么陡啊,能上去吗?滚下来可就没命了!但是已经有人率先爬开了,大家互相看看,互相鼓励,都开始爬。脚踩在石坡上,才发现并不打滑,于是一鼓作气奋力攀爬,快要喘不上气的时候,就到了第一个小平台,回头看看,后面还有很多人在爬呢,大家纷纷拿出手机,把他们的样子拍下来。坡大,人显得那么渺小。大家喊着,叫着,让他们快点。先头部队已经开始再往上爬了,越往上坡越陡,不用低头,头就快挨住石坡了,腿有点抖,生怕一脚踩不好滚下去,那可就真完蛋。没有退路,只能上,大喘着气,手脚并用,奋力上了第二个小平台。其实我算是爬得快的,后面还有很多人呢,包括三妹,还在中间呢,那个小帅哥,八九岁的样子,颤抖抖的,四脚用力,孩子应该没有爬过这么陡这么长的坡,城市孩子哪里有这样的机会啊,估计吓得够呛,可是不能停下来,想帮帮他,他还挺倔说不用,自己能行,好样的!


终于上到坡顶了,从平台走过去,是一个精致的石亭,小巧得,像是天外来客,亭下有潭,水碧绿如玉,有石阶通向潭边,但是阶梯口有门锁着,下不去。大家附身看,潭不大,看不见底,绿波鳞鳞的,好漂亮。亭子太小,大家轮流拍照,领队和收队都上来了,队旗成了抢手货,女同胞们纷纷拉直队旗,因为风太大,两个人拉直才能拍到队旗的正面,美女如花,队旗鲜红,互相辉映,轮流拍,互相拍。迪克牛仔是最酷的,美女们对着他狂拍,收队是最低调的,大家得偷拍才能拍到他。领队还在摆poss,收队早前面探路去了,这俩,黄金搭档,真给力!等美女们拍完,抬头一看,啊,这哪有路啊?从哪里上山呢?正在纳闷,群主在上面喊:能上,从这块大石头上爬上来,小心点,互相照应一下!有麻利的早跟着爬上去了,这块巨石,卧在石亭外面,像半堵墙,等爬上来,才发现它后面还有一条窄窄的人刚能迈过去的路,大家小心翼翼地扶着墙走过去,然后开始从树林里往上钻。这回领队在前,收队扫尾,走在最后面的当然是我这个第一次参与的笨鸟,还有三妹和另外一个美女陪伴。前面的人已经走远了,我们隔一会儿就得喊几声,怕互相走散,大家低头弯腰,怕树枝划伤眼睛,真后悔不该在水库那里把长袖衣服脱掉,穿着半袖,树枝把胳膊挂得生疼,有的灌木丛带刺,更得小心,不然胳膊上的肉都能拉下来烧烤了。尽管路难走,气氛倒是蛮好的,群主鼓励我说,田园老师还行,我还怕你吃不了这个苦呢!我笑了,咱是农民的女儿,没有那么娇气,虽然这两年身体不好,但是意志力还是有的,绝对不愿意拖大家后腿。这样的路走了一段以后,来到了一条小路上,原来还有别的路上山,因为这条小路明显是从山下通上来的,沿着小路往上走,省劲多了,我算知道了,这路啊就跟人生的路是一样一样的,急处,难处,险处,就那么几步,你鼓起勇气走过来了,剩下的路,虽然也还是崎岖不平,毕竟是好走多了。大家一路说笑,低头才发现,我手里的塑料袋已经被树枝荆条挂破了,我说怎么越走越轻了呢!来的时候带了点水果,苹果是洗好切块的,现成的拿出来就能吃,还有几个油桃和胭脂杏儿。四个人赶紧把这些东西分的吃了,省得都漏掉。我和三妹还各带了一瓶水,补充体力以后,再往前走,感觉浑身上下有劲多了。一路向上向前,大家说着玩着,倒也没有觉得太累,走一段觉得累,就停下来歇歇,席地而坐,在树荫下,听着时而激越时而叮咚的泉声,还有风吹树林的涛声,远处的青山渐渐地比我们的海拔低了,白云,蓝天,丽日,山风呼呼,真是惬意啊!群主的斗笠放在身旁,听我们说笑,偶尔插一句话,始终很有耐心地在我们听我们说,等我们休息好再走。有他,我们觉得心里踏实。前面的队伍有时候能听到说话,有时候又感觉离得太远了,就互相喊话。


走到一处浓荫蔽日处,光线非常暗淡,想起那句:“横柯上蔽,在昼犹昏。疏条交映,有时见日。”“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的确是,这样幽深美妙的环境真想远离尘嚣,在这里安营扎寨,过神仙日子了,多好。同行的人听我这个书呆子读诗,不明所以,我又把意思解释给大家听,大家说,还是老师有文化,我很惭愧,是前人的句子而已,我自己可写不出这样的金句。再往上走,就看到了一块巨石,前面的队伍停在这里等着我们。抬头望不见它的顶端,大家纷纷爬上底座去,错开高低,摆好阵势,收队领队咔嚓两声,男人可不像女人,拍起照来没完没了的,呵呵,走吧,以为这就是刚才在半山腰看到的石屏风呢。领队说,还在后面呢,还得半小时左右。美女们才不怕,半小时就半小时,谁怕谁?继续前行,来到一处石崖下面,抬头一看,好高啊,石崖就像绵山母奶头那里的石崖一样,顶端突出,怀抱中空,像一位母亲宽大的胸怀,所不同的是这里没有水,那泉水在右边的沟里,我们在崖下。抬头想看清它的真面目,头晕得根本不行,差点栽倒。前面突然有人尖叫,大家以为有什么突发情况呢!原来是路上盘着一条蛇,挡住了去路,见大家过来,它倒不急,从容地爬上高处去了。再往前走,就到了滴水崖,大家欢呼雀跃,这是一个不很高的石崖,人站起来刚刚好。一股细细的泉水从崖缝里流出来,清清凉凉的,大家纷纷去接水洗脸,这可是三清圣水,洗完,再喝一口,一股凉意顿时渗入心底,洗完,又开始照相,摆各种poss,三三两两组合,最后要照个合影,群主却没有来,原来半路碰到下山的熟人,聊天,就没有跟上来。领队是个干脆的人,拍完合影,一挥手,转身就走,我们可是啰嗦,还想问问后面还有景点吗,领队边走边说,还有很多呢,咱们今天的人估计不行,就走到这里,返回吧。话音还在,人早不见了。我跟三妹又落到了最后,赶紧快步跟上去,后面没有了扫尾的收队,心里怯怯的,前面的人走得快,已经听不见说话的声音了,我大声呼叫了几次,也听不见回答,心里着急,脚下加快步伐,三妹的脚有点疼,我不时地回头招呼她,又怕她落下,一个人害怕,来时只顾着气喘吁吁地爬,根本没记住路,看见像,又看见不像,三妹说,应该对的了,就这么一条路,又没有岔路,我心里虽然认同,但是毕竟没底。我是个路痴,走过很多次的大路都记不住,要不是现在到处都是路标,我指不定把自己弄丢多少次了,所以一个人出门,这头有人送上车,那头必须有人接站,否则我连站口都不敢出去的。


好在到“横柯上蔽”处,前头部队已经跟收队汇合,都在树荫里站着坐着等我们了,我正跟三妹说听到了大家说话就是追不上,一拐弯看到大家,真是跟见了亲人一样。跟群主站住说话的一男一女,也是来爬山的,男的居然是我们姓耿的本家,原来是我们村子山对面耿家庄的人,当然离开村里多年了,那也感觉不一样,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耿”字嘛。女的是个户外老手,一路说起两年来去过的很多地方,真是见多识广,外出的经验丰富,路线熟悉,哪里有山哪里有水,像是在心里装着一样,我不禁佩服起她来,看着她健康的皮肤,朴素的户外装扮,背上的硕大的双肩包,听着她一路跟男伴的打趣,不俗的谈吐,心底的敬意油然而生。

一路下坡,领队带了一拨人原路返回,从树林里抄近路下去了,我们几个不算化的,就老老实实的,沿那条石子小路下山,看见是少了树丛里的麻烦,实际上,多走路,脚下又很多石子,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滑倒。路边各色的石头,倒是很好看,白的像玉,红的像猪肝颜色,形状各异,有的平坦,可躺可卧,有的凹凸不平,可合影,但是大家都没有停下脚步,我被一块大石碰了一下左膝,疼得龇牙咧嘴,幸好头上有群主的斗笠遮阳,手里有群主的登山杖辅助,一路脚板被石子硌得生疼,心里却是挺快乐的。感觉走了很久,终于来到山下,可惜树林还在小溪对岸,此岸骄阳似火,大家稍事休息,再向沟后面走,因为女兵嘎子大姐她们几个人就没有上山,在水库那里做好烧烤等我们呢,嘎子大姐是个热心人,头一天就和两位领队买好东西,又带人洗好,串好,今天爬到亭子那里照了相,就又返回石坝那里忙活了。我们虽然累,但是想着美味的烧烤,还是加快了脚步。还没有到跟前,香味已经飘过来了,可惜除了哗哗的泉水,跟前没有可以乘凉的树荫,有几个人坐在一丛灌木下面,地方小,只能勉强坐四个人,还有两位带着遮阳伞,我们这些菜鸟,只好脸上流汗,嘴里流油地在大太阳底下吃着烤肉,烤韭菜,烤面筋,烤茄子了,大姐她们还煮了方便面分给大家一人一小碗,没有筷子,就去水边,把烧烤棒洗洗用,碗不够用,就等前面的人吃完洗洗再吃。我看见大家把包装袋扔的满地,就大声提议,走的时候把垃圾带走,不要污染了这里的环境,大家都是有素质的人,果然就有几个姐妹去收捡垃圾。我是个生活白痴,对于干这样的活不在行,三妹跟大家收拾,我已经累得一动不想动了,心里愧疚,大家一定会觉得我只说不干吧,可惜心里懂,脚下挪不动,只好就坐着,路走多了,肚子隐隐有些疼,平时是太缺乏锻炼了。

从山里出来,又到森林公园,群主要求我把赠梨花春的一首诗录个视频,我们停在公园门外小树林边,把对梨花春的感激和热爱用诗意表达出来。


梨花春


文/田园


春雪满园花弄影,

明日缤纷尽落英。

燕归来,香满径,

几回妩媚,

悠悠难尽情。


梨花春后景清明,

黄鹂声声飞絮轻。

昨宵春梦好,

几杯淡酒浓。

为君持酒劝斜阳,

且向人间觅流芳,

盈盈粉腮,

柔情更在春山外。


暖暖熏风醉轩窗,

欲嗔先酌,

最是添惆怅。

回家印象四月初,

雨前三月暮。

问花花无语,

无计留春住。

梨花春梦酒醒无,

渐行渐相顾。


2018*05*20


一天的户外活动,很累,但是很快乐,身体允许的话,我会积极地走出去,去享受自由的阳光和空气。感谢梨花春,感谢王总,感谢迪克牛仔,感谢同行的每一位兄弟姐妹。

2018、06、04

特邀主编    今音简介


今音(笔名),原名王荣根,诗人,小说家,实名编剧,评论家。曾获《上海文学》奖项。中国长航作协理事,上海浦东新区作协理事,浦东作协文学理论批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著有长篇小说十三部,签约影视多部。现居住上海。

特邀主编    吉玉简介


吉玉,原名周国平,安徽望江人,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发表中篇小说《那年,那事,那灯光》、《二十郎当》等,诗歌、小说、散文、杂文约70余万字。获得过国家、省市级报刊杂志多种奖项。2005年创作的文学朗诵作品《中国古代四大美女》《邂逅》《永远的嘎达梅林》《炉火》等在网络广为流传。 


特邀主编:今  音  吉玉

本刊主编:田  园

执行主编:燕小六

田园漫步文学研究会 会长  田园

田园漫步文学研究会副会长  吉玉

 红萤

投稿邮箱:1096991538@qq.com

主编微信:13834842048

               wxid_l25np2ncz58o22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关注平台,提供近照及简介,小说,散文,诗歌、评论、人物通讯等各种文体均可。作品推出后作者应积极转发分享,如果一天后点击率不超过五十,留言不超过五条者,拒绝再次推出该作者作品,赞赏金额不超过二十元的,留作平台运作费用。超过二十元的部分,百分之五十留作平台费用,其余发放给作者。)


关注平台    优先发稿


有愿意成为田园漫步首批赞助商的有识之士

请加主编微信,具体事宜详

"山西梨花春酿酒集团"携灵石锋锋商贸为回馈广大灵石客户和消费者,特推出春季旅游,活动火爆,开始报名。

时间:从即日起至7月30号。

活动内容:

1,梨花老酒10年10件

2,梨花春绵柔10件

3,20年老酒6件或者喜结良缘6件

4上品梨花王8瓶

5,山西王4件

6,喜老酒11件

7,红高粱酒16件

8,八年老酒14件

凡以上任选其一,可奖励旅游名额一个,即可去天牙山、应县木塔(4A景区),梨花春酒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豪华大巴二日游,凡去酒厂客户送精美礼品一份


第一批赴酒厂二日游人员已经报满,第二批赴酒厂人员正在火速报名中……


山西梨花酿酒集团

灵石锋锋商贸公司

联系电话:13934181388,18306823222


本活动最终解释权归梨花春酿酒集团所有

发表